Skip to main content

大戰雅典娜之四

話說雅典娜那天晚上把鑰匙交給了我,讓我去給其他屋友配鑰匙。

-

配了鑰匙吃了晚飯回家后本來想說當晚應該沒事了,應該可以先去睡覺了。怎么知道才沒多久,就聽到外面傳來雅典娜在大吼的聲音。

打開房門一看,只見雅典娜在客廳大門前插腰,和站在廁所前面的艾露對吼。

(艾露有點抓狂)
艾露:你可以不要這樣對我大小聲嗎!現在不是我得罪你耶!

(雅典娜睜大眼睛緊閉著上揚的雙唇,有點像掌門人八兩金)
雅典娜:因為你幫艾弗,所以我罵你!

(說完后雅典娜還是那副表情,像是在說"我看你能拿我怎么辦")
艾露:我哪有!我做么要幫他!

由于艾露其實第二天就要出遠門工作,行李也都還沒收拾好。為了讓她從雅典娜手中逃出來,于是某人開口出聲了。

希特:艾露,你去收拾行李吧。

(艾露看了看希特,轉頭就走進房去)

(雅典娜這時注意到了希特的存在)
雅典娜:大房那個,我問你!

(希特沒理他,轉頭走進房里就關上了門)

(雅典娜看到希特竟然不理她,開始發狂了,聲音變得更尖銳了)
雅典娜:大房那個!

(只聽到雅典娜帶點小跑步的聲音越來越近)
(然后突然'碰'一聲)
(雅典娜狠狠地踢了希特的房門)

(希特怒不可赦,打開門就往雅典娜瞪)
(雅典娜頓了一下,聲音稍微平復了一點,沒有那么尖銳了)
雅典娜:我問你,你現在幫誰!你幫艾弗還是幫我!

(希特還是一副大眼睛看著他)
希特:你剛才是不是踢我房門。

(雅典娜又擺出那副掌門人的表情)
雅典娜:是!

(希特開始擺流氓的表情)
希特:做么踢我房門!

(雅典娜還是掌門人表情)
雅典娜:因為我要跟你講話!

(流氓)
希特:我做么要跟你講話!你是誰!

(掌門人)
雅典娜:我是人。

流氓:……
(不懂怎樣接)

掌門人:你回答我!你幫誰!

流氓:我不想和你說話,叫你的律師來找我!
(流氓想故意諷刺掌門人之前一直說她要艾弗找她律師談)

(說罷,流氓順手就要把門關上)
(但隨即掌門人伸手一拍就把門口給彈了回來)

-

之后,雅典娜和魯米和希特進行了數十分鐘的對話。雅典娜甚至還一度叫囂要魯米出去客廳和她當面談判討論立場。不過希特一直堅守在房間門口堵住通路并不斷地嘗試終止對話,才不至于讓這魔女的陰謀得逞。

說著說著,魔女語氣收斂了,像是剛才根本就沒有踢我房門這一回事。她開始重述放工時把鑰匙交給我之前的那番對話。說艾弗怎么不合理怎么欺負她,怎么罵她怎么跟蹤她怎么推她,說她經理她朋友怎么撐她,說她背后有什么律師什么警察做靠山,說她怎樣怎樣就可以把整棟大樓給買下來。

我無語了,只能一直"OKOK"這樣敷衍她將近半個小時我已經不久前才聽過的內容。

然后不知怎的,估計她的稿終于念完了,她轉身就離開了。

我趕緊輕輕地關上門,轉過頭看著魯米,彼此交換了一個會心的苦笑。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上山記 ﹣ 人物篇之一 ﹣ 室友

那是我在帕奧的第一個早上。

早課后用完早餐,玄慈大師終於帶我到圖書館樓下的宿舍去給我找個房間。他隨手打開了八號房房門,只見一個小男生睡坐在床腳邊地上──一個後來全程陪了我在緬甸三個星期的越南小夥子。

小夥子比我早到快三個月。他先是短暫出家當了沙彌;兩個月后因為覺得不合適,所以就還俗了。原本打算離開這裡了,卻因為提交了護照做簽證延長手續并還在進行中,所以只能等手續辦完拿到了護照才能繼續他的旅程。

(話說我在寫這篇文章的當兒,他還沒拿到他的護照……)



這個小夥子來自一個不是很發達的小城市,起碼城裡的人思想都還很懷舊傳統,普遍上認為人生就是二十來歲就結婚生子然後工作賺錢如此這般過日復一日重複的日子。然則他偏偏就在十來歲時就開始質疑了這樣的生活的意義,想要跳出這樣的框框。

時不時離家出走到寶塔里和其他和尚過上幾個星期幾個月是常有的事。他的家人慢慢地也接受了他的追求,讓他繼續尋找這個不言不喻的事兒。

然後,就是來到這禪林之後的情節了。



他是電子工程師,工頭。當我問他之後回去想要干什麼,他說他想做蛋糕;他上過蛋糕課。

他家對面就是一個市場。所以他估計藉著這樣的人潮,他可以在家里的院子門前開個小小的檔口,慢慢地從這裡開始一步一步累計資金開店鋪。

做蛋糕比做工程師快樂,他說。



話說禪林里禁止用電話;雖然我還是看到很多僧人私下拿著手機上網聊天說電話。

重點是我的手機卡在房裡沒有訊號。

在一個翹課的傍晚,我和小夥子到森林帶上手機走了一趟;那也是第一次我和外界聯繫上,在蚊群中報了平安,還拍了幾張照。

其實悲催的是小夥子的手機卡在房裡時不時有若有若無的訊號。於是次日我就另買了和小夥子一樣的第二張卡。

然後在小夥子的幫助下,用剃刀把手機卡從Micro削成了Nano。



大約兩個星期后當我決定要離開到仰光另一個修道院卡巴耶的時候,小夥子竟然也決定和我一起‘暫時離開’。

次日我們就離開了。



他對狗狗還蠻有一套的。

當有狗狗因為陌生而開始對我們探索性地逞兇時,小夥子就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然後狗狗就乖乖的了。



卡巴耶宿舍頂樓的曬衣處在沒有很多修道者的時候就是一個很遼闊的開放空間,很是涼爽。但是由於很多風塵雨水的吹刮,加上偶爾好奇的鳥兒飛進來拉屎撒尿,并缺少清理,地上因為污垢的累積變得歲月斑斑。

經過倆人的商討,我們花了一個下午用水潑用掃把刷清了這塊空地的一個小角角,成就了一…

無業遊民

話說,我正處於無業狀態中。

小學中學也不過是各六年,大學更是只有三年而已。而我不知不覺地竟然在這個公司呆上了十年,一晃眼的。離開這一份孕育了我十載的第一份工作,就像小時候離開母校一樣,說不出來的離別,欲言又止的傷感。

然而更大的,是對這樣一個生活模式的告別。

什麼意思呢?我也說不上來。


反正接下來我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答案就是了。


我真友善

那天放工后在車站等巴士,突然有一個小弟弟和和善的走過來和我問道。

小弟弟:(有很禮貌的)先孫先孫,請問可以和你做一個調查嗎?
我:(微笑、和善)No。
小弟弟:(錯愕,繼續和善)一下子罷料,關於宗教的。
我:(露齒微笑,揮手)No。
小弟弟:(還是很有禮貌)好吧,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