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1

通渠

話說某一天放工回家洗澡後,當我摘下了隱形眼鏡放進小盒子裡準備把蓋子給關上,怎麼知道稍微一閃神手抖了一抖……蓋子就掉進了這個看了就讓人做噩夢的排水管裡。
天啊,好懊悔哦!我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就這樣調頭走嗎?旁邊的污漬看來好像是累積了三代祖孫的屎尿,經過歲月的洗禮卻不見乾枯,反而日漸茁壯濕潤了所有看得到的及看不到的壁面。而就在裡頭另一端的深處,只見那蓋子隨著水流隨意地上下漂浮;總算是還在視線範圍內。
為了避免阻塞,我當然只有硬著頭皮鼓起勇氣把手給伸進去把蓋子給挖出來。當我把手肘也將近給伸了進去,蓋子終於也到了指頭可觸及的地方。
結果?感想不用我說你也可以想像得到吧。

麗春院一行

才踏入旅館而已,老闆娘就已經飛撲前來熱情招待。是因為旅行的關係而來到這個地方嗎?我也不知道。感覺上這裡不是旅館。雖然外表看起來很正常很正派,但感覺上暗地裡,這裡更像是色情場合多一點。午後昏黃,空蕩蕩地一個人也沒有。我也沒推託,沒再說什麼就在老闆娘的帶領下進入了一間房間洗澡準備休息。-請問這裡是麗春院嗎……?-洗着洗着,突然門被打開了。只見一名小男生小心翼翼地把頭探進來,點點頭靦腆地和我打聲招呼。
“你要進房間了嗎?” 他問。
“哦,好啊。” 我說。
“那我們先去還錢吧。” 他說。
“我的衣服放在這邊不用拿啊?” 我問。
“哦,不用緊的。” 他說。
於是我就拿起了一條圍巾把自己給裹起來,然後跟着他走了出去。
-請問我是嫖客嗎……?-隨他走進了大廳,只見他把錢交給了在櫃檯前方的老闆娘,並閒話家常了幾句,問她放這麼多錢在身上會不會有危險之類的東西。話才說沒多久,門口就進來了一對夫婦。老闆娘打斷了話頭前去接待,而小男生也轉過頭來示意要我跟著他走。途中,還聽到老闆娘和那對夫婦的對話。
“我記得你去年來過,那時我還在這裡賣衣服!” 老闆娘很興奮地手指着女客人。
“什麼款式?” 那女客人也不遑多讓,手插著腰向老闆娘問到。
兩人戲癮都很深吶;雖然這段對話有點讓我莫名其妙。-進了房間後,小男生就進了浴室洗澡,讓我一個人坐在床上翻閱雜誌。雜誌上報導的專題圍繞在一個胖子身上的故事;這不是普通的胖子。起碼就他身形來說,他應該是已經胖到了一個極致,胖到無法自由行動的地步。只見他在其中一張照片裡穿著泳褲,一副樂天派的樣子。小男生這時洗好了澡,靠在我身邊躺了下來陪我聊天。據他說,他的工作主要是幫照片裡那胖子洗澡。該胖子其實有點輕微弱智。由於喜歡動物,不知在什麼機緣巧合之下當上了動物園水族館的海豚馴獸師,深得小朋友的歡迎。但由於那胖子每當無法洗澡就會發脾氣,導致小朋友因此看不到海豚表演,因此小男生就被給予輔助他洗澡的任務。-小男生還淡淡地和我提到他的生長背景,說他被媽媽從路邊撿回來撫養長大,後來順理成章在店裡幫忙,一直到現在……-然後我就醒了。

疼爱 · 倒数五

你說你害怕。
.......

我想我能明白。他的離去畢竟也才沒多久的時間而已。當初瑪麗離開的時候,我也迷惘了好一陣子。
就好像自己突然被這世界孤立了的感覺是吧?尤其當你身邊沒有那個你可以依靠的肩膀。
.......

我說,“我這不就在你身邊嗎?”,我咧起了嘴角笑着。
你問,“怎麼你笑的樣子這麼奇怪?”
我說,“我一直都這樣很努力地保持微笑,以防你突然轉過頭來看我啊。”
你嘎嘎地笑了起來。
……

算了,我還在欲求不滿些什麼呢。即便那也許只是一個泡沫般幻麗的邂逅,愛情本來就應該是義無反顧的事情啊。
就到你登機前的那一刻吧。
.......

我呆呆地看着你的名字,直到上線狀態顯示為下線為止。

就像看着你睫毛不再眨動慢慢地睡去一樣。
.......

啊,原來就只剩五天而已。
.......

晚安了,親愛的。




戀愛的感覺

其實 兩個人明明就還沒有在一起
可是 戀愛的感覺卻早已經出來了
-
難道 單憑戀愛的感覺就可以當作已經在談戀愛了嗎
也許吧
-
但是 如果真的決定要走在一起
單憑戀愛的感覺 是肯定不夠的


10,000人次的旅程碑

話說粗略計算,我寫部落大約有6年左右的歷史了。換了好幾個地方,最後終於在BlogSpot定了下來。好不容易從2008年至今,終於也都累計了1萬人次瀏覽量啦!
恭喜!恭喜!***撒花紙






灰姑娘不在家 · 之二

不見灰姑娘來上班好一段時間,周遭環境已經慢慢地變了一個樣。雖然清潔公司是有派人來暫時接替她的職務,可是有些我們習慣了她平常在做的事情都沒有做好。
由此成立了『自強隊』,旨在自發性地補上新灰姑娘沒做到舊灰姑娘本來有在做的事情;雖然目前隊伍陣容還有待去壯大,首要目標就先小小地突破一人吧。
話說執行了補充廁紙的任務後,『自強隊』第二個發現的問題出現在茶水間。
-
飲水公司有些時候因為管理上的疏忽而沒能及時遞來新的水桶,造成水源短缺。也幸好因為樓上一般上喝水量都沒有樓下的多,往往都會多出7~8桶的水,不多不少正好足以供應大夥一個禮拜的需求量。而從樓上扛水桶下來的工作,自然而然就落到了灰姑娘的身上。
現在這任務當然就落到了『自強隊』身上。
-
此外,茶水間的美錄粉等的罐子也一度出現清空的狀態。區區補充美錄粉的工作『自強隊』自然是當仁不讓。
只不過因為『自強隊』畢竟對於這樣的工作不是很熟悉,往罐子內倒粉的時候不小心忘了把裡面的勺子給拿出來。結果最後不得不趁沒人在的時候才拼命地往滿滿的粉裡頭把勺子給摳出來。
此話在這裡說過就不再提了,不過可以放心的是,我用的不是摳鼻屎的那隻手指就是了。
-
寫到這裡的當兒,大夥其實已經得知灰姑娘暫時辭掉了清潔女工工作的消息,決定安心地在家休養。
妳就好好地在家養傷吧。
其他的,就交給『自強隊』吧!

灰姑娘不在家

不見灰姑娘來上班好一段時間,周遭環境已經慢慢地變了一個樣。雖然清潔公司是有派人來暫時接替她的職務,可是有些我們習慣了她平常在做的事情都沒有做好。
例如,廁紙。
-
話說某日經過一番煎熬等待後雖然終於得以進入15樓的男廁,卻因為裡面沒有廁紙而不得不繼續忍屎忍尿地走到16樓去解放;可即便是16樓的廁所,當時也只有一間是有廁紙的。
如果當時裡邊正好有人,估計今天我就沒能這麼侃侃而談的了。於是次日一早到公司在我肚內那把屎尿又爆發之前,就先衝到儲藏室拿了一大卷的廁紙放到了15樓的男廁裡。
-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窘境,我願意扛下這原本是灰姑娘的任務啊;畢竟這裡最多屎尿的人應該就是我。
-
從此以後,15樓的男職員又都開始過著幸福快樂、可以安心拉屎拉尿的日子啦。

呼喚灰姑娘

鬧鐘響後掙扎了好一會兒才離開溫床到廁所梳洗裝扮,然後再到公司去;就這樣開始了一天。 敲敲鍵盤點點滑鼠四處走走看看吃吃喝喝說說笑笑中,然後再回到家去;就這樣結束了一天。
直到看到桌上爬滿的螞蟻,我才忽然真正的察覺到你的離去。
-
少了誰,日子都要一樣過下去。
-
灰姑娘,祝你早日康復。

上課咯!

話說昨天晚上我出席了人生第一堂游泳課。
-
有些人喜歡在夢裡飛翔,我倒是偏愛在水里游泳多一些。
但是不管我怎麼模仿吉達的動作姿態怎麼遊,不管我看多少網路教學影片讀多少心得文章,我就是無法向別人一樣自由自在地在水里四處串游。
-
接受這個事實吧,我就是沒有這方面的天分。
那就靠後天的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