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4

謝謝你 ﹣ 2014

2014年在還沒開始的時候大家就沸沸揚揚地說這不是一個被看好的年份;尤其屬鼠的甚多波折不勝唏噓。

也許是在這樣的心理建設下讓我擺好了將近貼著地面走的超低姿態,轉眼間這一年就這麼地折騰過來了。

回頭把發生過的事蹟一件一件在腦海里攤開快轉,那些緊咬在嘴裡的話、放置在身後的情緒、壓抑在內心里的念頭,當時是快樂的或是委屈的,現在都好像是在閃爍著的小精靈隨著時間倒數輕盈地圍繞打轉,細細耳語賜予祝福。

我學會了勇敢。勇敢地接受自己的不足之處,勇敢地帶上最真誠的自己走上一遍追尋目標的征途,勇敢地嘗試為自己完夢;勇敢地接納他人的不理解,勇敢地多方嘗試讓別人能理解;勇敢地賭上時間就為了堅持,也勇敢地利落收手宣佈到此為止。

感激在2014年里和我一起參與各個階段的人。

謝謝你們成就了今天的我。

亲密的错觉

其實已經不太記得了;當初剛進入學校的時候,到底花了多少時間才和身邊的同學慢慢地熟悉漸漸地親密起來的呢?
只知道是靠著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這樣一年下來反覆地每日見面,潛移默化地同學們似乎就不知不覺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給融合了起來。
﹣ 
所以估計我也就因為這樣不自覺中有了這份親密的錯覺,和那群其實至今還是互不說話但卻一天又一天一起趕搭早上六點巴士的陌生人。 一個女警:只要一到六點正巴士還沒到,她就會揮手攔截計程車飛揚離去,不留下什麼雲彩。一個一頭長髮往後梳的上班男:他不是每一天都起得來搭上六點的巴士,偶爾也在七點的時候看到他還在巴士站。一個瘦的女學生:偶爾手上會提著挺逗人的、貼上了很多彩色亮麗貼紙的畫板,估計是要帶到學校去呈交的作業。一個略胖的女學生:像是一粒紅彤彤的大蘋果。偶爾會看到她一身健身裝扮出門,好像是拳擊手的樣子。一個傻大姐:她都把守在公寓前的守衛廳。一看到我走出去,她就立刻緊緊跟著、卻又靜悄悄不讓人發現地、尾隨在我後面一起往巴士站走去。


就像同班同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