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05

怪梦

今天大清早的时候发了一场梦。节奏没有很激烈的戏码,
不过这样的类型,于我倒还真是第一次。

好像是晚上的时候,和老公两人呆在家里面。
说说闹闹的当儿,突然有一个陌生人打开了正门走了进来。
我转过身去打量打量他。

只见他一身浅褐色的制服,皮肤略黑,不是华人,
身材和我相似,略高,看起来不像坏人。

可是他张口和我们要钱。

也许这场梦里强调的是非暴力的路线,所以一切都发生的很平静。

稍微和他对谈了一下,好像真的没有商量余地。
我和老公对看了一眼,问他该如何是好,是不是真的要拿钱给他?
我有点急,不过还是很平静。

结果,只见老公很泰然地开了两张支票给他。我瞟了一眼,看见
签名是假的。心里暗暗庆幸。想着,幸好那厮没有这么挑剔。

第二天。

和A同学到附近某店逛逛。人并没有很多,以致那厮进来的时候,
我们都看到了对方。

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我很做作地走向前去问他拿到钱了没有。他有点伤心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故作惊讶地问他原因,他也没有回答,又摇了摇头说算了。然后继续
看他的东西。

我识趣地走了开去,慢慢地晃到A同学旁边,不动声色小声地跟她说,
“帮我报警,快点。。。”她听了后,没有多说什么,看我眼睛透漏
的严肃,立刻就出去打了电话。

然后我,又很做作地进去里面看。当看到那贼的时候,故意和他微微笑。
朋友不久后又进来了。暗暗地和我点了点头。我心想,“看你怎么办。”
然后又和那厮对看了一眼,又和他笑笑点头。

可是,警察的效率似乎没有让人如意。等了很久,连影子都没有一只。眼看
那厮就要离开了,我赶紧走了前去。问他有没有兴趣今晚再来拿钱?

他好像拒绝了,然后我就站在店门口,心痒痒地看着他走了。

心有余悸

开学第一个星期得到的结论,到目前为止都还是停留在对慵懒的赞颂。
好不容易逃到了KL去,又被抓回来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搭朋友的顺风车在高速公路回Semenyih途中,发生了一件小意外。
在我们边聊边看风景的当儿,突然‘碰’了一声,接着前方一片黑暗。

车子前盖不知何故突然嘣开了上来。在当时驾驶速度的加重力下,把前
镜给打裂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