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1

三天三夜夹子生日派对 · 再见初恋

话说酗酒当晚在酒吧里,举杯抬头间突然发现邻桌有一个熟悉的倩影。

有这样的巧合吗?适逢你千里迢迢远下和朋友相约在这里,我们一伙正好也选择了到这里来续摊。

真有这样的巧合吗?


距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吧?我又怎么会想到今晚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下再和你碰面呢。

也不是没有想过有没有再续前缘的机会。酒精的挥发在你前来和大伙也不过才认识而已就开始互相打闹喝酒的融洽气氛下真的让我一度起了绚丽无比的遐想。

只是那个美丽的幻想随着酒意的消逝也慢慢地又被重新整理放置在那块只能远观不能亵玩的回忆里。


那个晚上,应该就真的纯粹只是巧合吧。

三天三夜夹子生日派对 · 醉生梦死

话说我一直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即便是周末也好,大约七八点钟天色稍亮一些的时候,我就再也没法子呆在床上,绝对非起来不可。

那些可以睡超过八个小时的人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有点不可思议的生命的奇迹。

可在第二天早上自离开公司后就又开始一连串的午餐、唱歌、逛街、宵夜、打屁聊天直到夜班十二点,我就知道我真的不行了。才回到家匆匆洗了澡我就倒头一睡。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的事情了。


还没呢。


午餐后大约僵持到两点,我又不行了,倒头再睡。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的事情了。


整理了一下,才又再出门。


三天三夜夹子生日派对最后在回音石民歌餐厅边品茶边品论歌手的唱功的温馨氛围下划下一个完美的句点。


结果那天晚上回家后别说要我睡下去,眼睛压根儿都闭不上!

太精神了!!


只好这样慢慢地一丝一毫地重复再重复地回味这三天来和大家一起度过的美好的点点滴滴… :)

三天三夜夹子生日派对 · 酗酒

话说我虽爱喝酒,可我从来也都没有喝到挂的经验;甚至连喝到呕吐的感觉也不曾有过。

可这一次,我可真的是彻底地被打败了。


据说那晚在“新巴黎”吃了晚餐后,大伙就浩浩荡荡地到某酒吧去报到。

也不过只是十来点嘛,店里还是空荡荡地没什么人。于是乎我们选了个正中央的位置坐了下来,开始喝酒欢唱。

不知怎么地喝着喝着唱着跳着,随着客人越来越多,大伙也因为酒精挥发的关系而情绪越见高亢。跳舞的跳舞、唱歌的唱歌、交际的交际、讨酒的讨酒;还有一个东倒西歪的。

行事高调得来座位又因为特别显眼而因此成了该酒吧当晚众人的焦点。


东倒西歪的没错就是我。

站在电视前跳舞的没错也是我。

不过,也幸好事后跑到厕所里吐了好几回,才得以清醒了一些些,不至于丢人现眼。

……


回到家后已经是早上4点多的事情了。据说我还因为虚脱而一度扑倒在鲁米的床上,把他给吓醒了呢。

青春真是无敌呀…

三天三夜夹子生日派对

一场一连三天三夜的庆生活动,听起来感觉就很疯狂吧?那一个烟火般燃烧生命和大伙一起在天空璀璨缤纷的快感,甚至到星期一早上清晨3点,都让我兴奋地迟迟无法入睡。
想必大家也都一样吧?

好像……

大家都各自从这三天的行程里或多或少都体悟到了些什么。

找自己

好吧,我只好承認了。

最近文章有點越來越寫不出來的樣子。

是因為在態度上轉變的關係嗎?是因為決定了不要拘泥於小細節,只追求大剌剌的痛快,而遺失了感覺上的細膩,甚至是文字的勇氣嗎?


不如,嘗試把自己找回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