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1

十块钱

某天中午时分,正当我和同事在公司大楼的食堂用膳的当儿,突然背后乒乓乱响了起来。原来是有人在柜台正要缴钱的当儿粗心地把整盘饭给掉到了地上。
先是一片寂静。
然后,就上演了那你该付钱还是我该付钱的戏码。

话说前阵子和同事们一起去看了Captain America。
除了队长从娇小干扁的身躯变成诱人可口的高壮肌肉男那一幕之外,最让我难忘的非属某军官在嬉笑的当儿把手榴弹往一群新兵抛出去的那一段不可。
大家都害怕地往四处散去躲开,唯独队长在第一时间内就决定了牺牲自己立刻往手榴弹扑去,紧紧地抱着炸弹企图用自己娇小干扁的身躯把轰炸的威力给挡下来。
我自问做不到像他这样由骨子里时时刻刻都秉持着舍己为人的正义。在这样的绝命时刻第一时间内脑袋里可以想到的绝对是先找个厚实的沙袋,或是站人群的最后面。
然后在闲暇之余才得以整装细想当中的利害关系。

我也说不上我要花上多少的时间才会愿意为了他人而让炸弹在我怀里爆开来。
可那一盘饭,就当是一顿豪华的十块钱的杂饭吧。
就给吧。

一个人挥霍的时间

话说鲁米去了北京公干,要一个星期后才会回来。
于是在不需要互相迁就时间的这段日子里,我的作息也因此多了一点点的弹性。例如,原本在早上六点钟就需要起床梳洗上妆的工作日,现在即便是七点钟才起床也还能不慌不忙地上班。
除了那一两次的失算。
就像在星期二早上为了出席七点半的会议而不得不飞车赶在五分钟内到公司。
就像在今天早上为了出席八点的会议而不得不把半个小时的脚程缩短到十五分钟;间中的抽筋还得咬紧牙根忍着当没一回事呢。
挺有趣的不是吗?
就当这是为以后没有鲁米在身边的日子做好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