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06

见鬼

由于一些事故,上星期日晚上我赶着驾车出去,
走Semenyih连接Balakong的高速公路。

时间大约11时许。

路上已经没有来往的车子。
街灯并不是每一段路都有。
没有灯光的地方,稍微加快一点车速应该算情有可言吧。

那条高速公路大部分都是山峦,甚至其中有一个地方每天
都不定时会有人去采集天然水,具体的疗效功能不清楚。
当时乌漆妈黑将近凌晨12点,自然是一个人也没有。

在有路灯的路段行驶,心情没有那么紧绷。
听着广播边听边走,依稀看到前方山坡路段有几个人。
我想应该是距离加上时间的关系,我看到的其实只是白色的影子。
4个白色的影子,当下没把他当一回事,他们好像在过马路。

这个时候还会有人在这里要过马路?
会不会是我眼花,其实只是灯光反射而已吧?

可是他们看起来很生动。
其中3个人靠近路边,另外1个人差不多站在马路中间的位置。
看起来就像一群朋友晚上出来在没有车子的马路旁吹风聊天。

我想我的车子有引起他们的注意,所以他们开始都往路边走。
靠近路边的那3个人移动的速度比较慢,就普通的行走速度。
站路中间的那1个人类似小跑地走向其他人。
我想他也许有点紧张还是兴奋。

我稍微放慢了车速往右边靠,想说不要吓到他们,
也避免我的车速让他们兴奋起来找我飙车。

但是,当我终于由远至近逐渐靠近他们那个地点的时候,
我发现那边好像一个人也没有……

补习的惊悚日记

今天上班的时候,经过厕所发现一堆人满脸惶恐聚在那边包围
着一位学生母亲。回到座位才听闻说数分钟前那位母亲在楼下
车内等他的孩子放学的当儿,很突然地被一位经过的不明人士
敲破车镜,又很快地朝她眼睛喷放狼催泪喷雾,再把车上的包
包抢走。被喷了催泪剂眼睛控制不住地不断流泪,她也只有忍
着痛楚走上我们公司求救。她的包包里面没有放值钱的东西,
所以损失的是车镜被打破的修理费用而已。

三言两语也许只是带过另一个不起眼的社会新闻。最后令人庆
幸的结局也许在一阵心悸过后就消逝在闲饭家常的弹指间。社
会变态了。乱七八糟的现象人物再靠近也好也还能难能可贵地
让我们习以为常。

世风日下,想在这个社会里找一个正常一点的角落让我们依靠
,还不如登上月球去吧。

门铨事件

昨天傍晚从学校回来,换了衣服想要离开房间的时候,
赫然发现门把坏掉了,怎么转都转不开。

只好轻轻的拍门,轻轻地喊救命,
希望可以恰到好处地吸引注意,
却又不至于让人发现当时的窘境。

屋友闻声赶来后,左转右转却还是没办法把门打开。
想要把门把给拆开来,却又其实无法从外面办到。
看看我房里四周,有一把锤子,把它给锤烂吗?
但这样也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把门打开,
而且有更大的可能性会把门给打坏。

幸好我冷静。观察了一下子,
就拿了我那坏了的Touch&Go卡成功地把门给刷开来了。

为劫后余生而兴奋了一下下,过后就把门把给拆了下来。
但是我保留了它那伸缩自如用以卡著门缝的铁柱,
以便能依旧把门关上,唯独在之前门铨的部分留下了一个大洞洞。

后来让大家练习了一下用卡打开门的技巧(只限于从房内打开),
也在门外放了一把用以从房外打开门的钳子。

门铨事件,就这样有惊无险地告一段落了。

------------------------------------------------------
门“铨” -〉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字眼,如果有错误,欢迎指正。并请告知正确发音。谢谢。

参观记

昨天是一个创举,在学校呆到11点多才回家。
我想用这样的方式不用多久,照时间的比例,
我会相对的成为一个很出色的工程师。

不要跟我讨论效率因素。
嘘…………



这个学期有一门相当有趣的科目,其中会有两次的
校外参观活动。今天是第一次。浩浩荡荡上了巴士
往士毛月深处出发。越往里边走,越是发现里面环境的
优美、宽阔、幽静。原本以为我们的参观地点是工厂,
随着巴士左转转、右穿穿,最后却很意外的停在一个
独立式双层洋房的前面——而且那还只是间展示屋。

经过了一小段介绍和寒暄,大伙儿被招集在房子前面
烈日照耀的空地上。我们几度认同接洽我们的那位老头子
有一点点欠扁。全身上下都被晒得刺热得不得了,
像正被活生生地剥皮。这真不是一个讨好的时间和地点。


屋前的空地

他先给我们证明了当时的天气温度有多么的酷热。
他拿起了一个很高级的温度衡量器——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像
超级市场在counter用来扫描价钱条形码的镭射手枪的东西,
可是却是利用镭射来近距离隔空测量物体温度的仪器。
他先在空地边缘那块灰色的石头混凝土地上测温——51'C。

然后他很不怕死地要我们把鞋子都脱掉,
很高兴地说要我们感受一下地上的温度。

当时大家一致的表情

心不甘情不愿地把鞋子脱掉以后,
***出发之前我们都很担心鞋子问题。因为
***我们被告知这次的参观是和光电池
***(太阳能,photovoltaic cell)有关,
***还以为是参观工厂的说…… -_-"
***注:参观工厂穿拖鞋有一定的危险性存在
很以外的发现,脚下踩着的砖块一点都不烫!
测温器显示,红色砖块的部分只有37'C而已。

原来,那间屋子的地基一大部分都是由废弃轮胎
作为垫底的。因此房子有了隔热的功能。尤其在屋内
的地上甚至有两层轮胎用以隔热。


房子部分,两层轮胎垫底

我想,如果墙壁里面也加上轮胎,隔热功能一定会更棒。
但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据说,只是用于地基垫底,起码
就要用上1000个轮胎。但是照当下他们采用的隔热和冷却
的纯物理原理,据说他们甚至不需要安装冷气。


房子后面的高墙篱笆

他们的庭院设计的很美,考虑到的东西也蛮有价值的。
后面的篱笆也用了不少的轮胎,视觉上看起来有超脱一般
传统篱笆的美感。庭院种植的花草当中有好几种都有
驱蚊作用。甚至轻轻拂过叶子,就可以在手上闻到很明显的
蚊油味。


房子高墙篱笆后的景观,屋顶上为16个单位的光电池。

反而光电池架设的部分没有成为讨论的重点。只不过有
给我们提…

葵花梦

考试前后无形的压力无从叙述,却一点一滴地从晚上的睡眠时间透露了一些些。
莫名其妙的梦境更是适时地舒缓了一点紧张的情绪。

其中一个梦是这样的。

应该是在中学的某班上,我坐在班上的右前方,蛮靠近黑板的。
那时候班上不知道在进行着什么样的讨论会,只记得老师站在
黑板前面,然后有把一些同学的名字写在黑板上进行选逐。

讨论到最后的时候,老师宣布结果。

“结果是!XXX!”

老师在黑板上写了我的名字,然后看着我叫了我一下。
我抬起头来想看看老师在黑板上写下来的名字。
结果看到他写了一个“门"字。


原来是“葵花门主”的“门”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