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0

淡然抽离

Ktm 这个场所有点特殊。喇叭破破地传出女播报员的声音,沉闷的空气缓缓地流动在鼻息之间累积汗滴。就如这般微弱昏黄,回忆勾起在人群的面孔里,还未及好好地给他回味,就消散在人群的背影里。人群散了。把背包甩到后面去,我也走了。

小豬

話說今天早上,電視上播著一個臺灣美食節目。主題是一個叫作“熊貓豬”,一個用來制作乳豬的小豬。
媽咪經過電視的時候,畫面恰好帶到侍養小豬的農場。好幾只小豬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笨手笨腳地碰撞在一起,閃閃惹人愛。媽咪看到那些小豬,就一臉疼惜的樣子,心疼的語氣說,“哇~好可愛哦~~~”
轉身臨走前她補了一句,
“好想吃它的鼻子哦”

信赖

这是我家狗狗 Max,粘人得很。去年年中被捡回来的时候才小小的一只,现在都这么大了,可他还不到一岁呢。也可能因为还小吧,要人疼要人陪而且很胆小,可爱得不得了。它还会握手呢!

这里很多有钱人每晚都放重量型的烟火,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可把他给吓死了。每次这个时候当他受惊害怕,就会要闯进屋子躲避;即使门口的铁门明明就已经给关上了,它还是要从缝缝中钻进来。结果咧?不就卡在铁门中,然后死命叫“救命啊我被卡著啦我要死啦救命啊!”

听他叫得凄凉的样子,邻居还以为我们在虐待呢。我们当然就在第一时间赶去救他咯。他越是一边鬼叫,我们越是要在一旁给他精神喊话。

“Max 乖!不要怕!小心!慢慢出来!”

“唔唔唔汪汪汪…!”

就这样人狗一起交替喊话。在他上半身的铁门那一方的负责和他眼神交流精神喊话,我呢则站在铁门另一边他下半身的那一方,边呼唤他的名字边轻轻拍他的背,让他知道他背后还有个人,让他知道他可以安心地后退。

没一回儿,我想他大概感觉到了大家都在帮他。他也不鬼吼了,情绪稳定了,眼神焦距回来了,不怕了。

终于慢慢地,半退半拉地,成功把他给解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