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5

面具

话说高二刚开学不久,就发生了那么一件晴天霹雳的事件。
噼啪一声响,把我硬生生地拽进了从来也没有过的窘境。或许曾经我以为,这样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终于现实把自己赤裸裸地摆在生活的舞台上,认真地从新检讨自己一路以来走过来了的日子。
也许这样叫做低调。
从来没有想要坦白地让自己真实的面孔显露在朋友的面前。和朋友的对话一言一语之间究竟隐藏了几分的真感情。就在那一瞬间让空虚满满地塞住了心灵。这么多年以来身边的那一些人,有多少个称得上是我的朋友?我什么时候开始自以为配得上当他们的朋友?
摸摸自己的脸颊。好重。
好久了,戴着这样的一个面具活着。他们说这个不算虚伪,我宁愿他是。否则我还有什么样的理由去面对自己。原来这一秒之前,我不配做我自己。
最可怕的谎言,是中了自己设下的骗局。

有些人他们在实践

中小学时期大家都有开始写作的经验。当中有不少的作文都在探讨生态平衡和环境保护方面的课题。那穿梭在过去和未来的演变和猜测,大家都琅琅上口。
其中我最不喜欢的部分,就是写出如何能改善这些问题的方案。
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应该是遥远末及,却又像是近在眉毛之际。也许就是这样不可捉摸的含糊感让人产生错觉上的寄托。毕竟没有像彗星撞地球的那般紧迫,也许就没有把问题放在极端边缘上的必要。然而小小的关怀动作和一点点的强势付出让人觉得滑稽而有所保留。左右为难似乎一点都不难,心理或多或少找到了摆脱内心挣扎的角落。日子依然还能一天有一天地过。
我没有心灰意冷,静静看。
直到有一天似乎我也忘了有那么的一丝曙光,看见他人坚毅不拔地走在人群之中在奋斗,突然为自己的怯步和自私而感到渺小,大声唤醒自己,不站出来,不行。
原来即使有左右双手,不抓起一支笔而只环抱自己的胸膛,最多只能阅读,是没有办法写出一篇文章的。
有些人,他们踏踏实实地在实践。这篇文章,献给那些用行动在行善的人们。

两个人的浪漫

有一个朋友最近认识了一位很可爱的女朋友。两个人是远距离恋爱,一个在马来西亚,一个在印度。所以,电话简讯和网络聊天成为了他们的主要沟通管道。
跟一般男生没有两样,他觉得他应该时常给她甜言蜜语。让爱人开心,这是男人的责任,他拍拍胸膛和我说。于是他不时来向我请教九霄云上之级数的语句。
最近他们俩吵架了。他又跑来跟我讨教,看我还有没有什么法宝。我摇了摇头想想,简单地告诉他了几句话。
爱情确实需要甜言蜜语。但是如果仔细的比较一下,没有人会想从爱人口中听到从某处一字不漏抄来的浪漫。他更确切的是想从你口中听到发自内心对他爱的表达。
如果你确实存在于他的心里,再怎么简陋的话,他也会明白你要表达的心意。
毕竟,这不是属于其他人的。这是两个人的浪漫。

捆住自己的结界

标新立异应该是件好事。
小小的心灵岂有坚强的心灵面对异样的眼光?
毕竟在别人眼里,这不会是一件值得赞美的事情。
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
因此,我选择封闭自己。
就差没有郁郁而终,当时我呼吸在暗黄色的岁月里。
空气不流通,极度地让人想逃离。
心里偷偷地期许神迹,却明白有了神灯也未必会有三个愿望。
哀哀地提问何解,苦苦等待有人给我一点点的音讯却也只有沉默。
张开双手渴望一个温暖的拥抱,却只有让嘀嘀声的时钟讥笑。
我该怎么活?
行尸走肉。
那一年,
我还没有学会强颜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