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6

我真友善

那天放工后在車站等巴士,突然有一個小弟弟和和善的走過來和我問道。

小弟弟:(有很禮貌的)先孫先孫,請問可以和你做一個調查嗎?
我:(微笑、和善)No。
小弟弟:(錯愕,繼續和善)一下子罷料,關於宗教的。
我:(露齒微笑,揮手)No。
小弟弟:(還是很有禮貌)好吧,謝謝你。

尼泊爾老貝貝

只要是我稍遲些些,早上大約六點半前後到車站的時候,就會看到那位從醫院值勤下班準備回家的守衛,尼泊爾來的老貝貝。

總是覺得這個老貝貝很有故事。他都會很大聲地打招呼,然後重複每一次都會說的內容:

每個人都要上班
老的小的中年的都要上班
男的女的都要上班
馬來人華人印度人外國人都要上班
上班才有錢
有錢才有生活啊

康熙停了然後

人生還得繼續走下去。

這也許不是你每一集都不會錯過的節目,風格是好是壞外頭有種種不一樣的風評。但它究竟作為一個劃分時代的指標性節目,舉足輕重地或多或少地決定了我們這一個十二年周邊的文化。

而這個指標終於也還是到了落幕的那一天。

痛的對于我來說自然不是因為什麼好節目消逝了的什麼的;是生活。這個曾經是讀書工作時對回家的期待,是和朋友見面時聊天討論的話題靈感,是陪伴我們度過許多情緒的慰藉和寄託,是生活規律的一部份,是一個虛擬存在的友誼。

但這個關係就到此為止。

劃上了的休止符,卻也是一種祝福;是一種謝謝我們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接下來各自紛飛后也要繼續精彩的祝福。



頑牛回頭

有時候我們都會為了自己堅持的東西和旁邊周圍的種種格格不入到了一個極致。該是怎樣怎樣或是不能如何如何地,過著自己的一套;所謂的風格,所謂的人生哲學。
然後在這樣的光環下晃著晃著,這麼地就過了大半的人生。
就這麼地過了大半的人生。
回回頭,你想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