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再見小藍

我不喜歡駕車。當年要不是因為千里迢迢搬到士毛月唸書去,才逼不得已買了一輛車。

學校里無日無夜地上課趕進度、下課後上班教補習、回家后外出獵食買菜,甚至是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上見鬼,都在小藍的見證下。

那一次戀情和分手、那一次的斬不斷理還亂、那第一次第二次駕往怡保的沖勁、那三個月跌斷手楊過式的駕駛、上班的勤勞、下班後學游泳、上健身房吃肉骨茶,小藍都在。

可後來事過境遷,不再駕車了。小藍只好轉讓給有緣人。

謝謝你曾經陪我度過那些美好的日子。大家未來的時光都有限,好好地再過幾個精彩的章節吧。

我們緣盡於此,好聚好散。

再見小藍。
Recent posts

無業遊民

話說,我正處於無業狀態中。

小學中學也不過是各六年,大學更是只有三年而已。而我不知不覺地竟然在這個公司呆上了十年,一晃眼的。離開這一份孕育了我十載的第一份工作,就像小時候離開母校一樣,說不出來的離別,欲言又止的傷感。

然而更大的,是對這樣一個生活模式的告別。

什麼意思呢?我也說不上來。


反正接下來我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答案就是了。


給心兒的話:家家酒

前言
本篇書寫于2013年8月14日。日前翻了翻未發箱才發現竟然到現在都還沒發表──現在發也好,心兒和天兒姐弟倆可以在玩家家酒前先參考參考。


小孩子的天堂比較簡單:寵愛、溫飽、糖果,還有最重要的──玩樂。

小的時候可以玩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尤其現在科技日益精進的年代,層出不窮的玩意兒爭相面世琳琅滿目。再加上有對你倍加疼愛的小叔……

我們小時候也有很多復古但有趣的遊戲。像是“家家酒”,應該是角色扮演類的遊戲,但關於仔細內容那一部份我竟然不知道當時是怎麼胡弄過去的。

像是扮演媽媽的在家煮飯,煮好了之後,扮演爸爸的回家和扮演兒女的一起吃飯,然後睡覺。睡醒后,然後咧?又再重複嗎?

可我怎麼想,也搞不懂當時家家酒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玩法。

這個遊戲到底可以玩多久啊?

我真友善

那天放工后在車站等巴士,突然有一個小弟弟和和善的走過來和我問道。

小弟弟:(有很禮貌的)先孫先孫,請問可以和你做一個調查嗎?
我:(微笑、和善)No。
小弟弟:(錯愕,繼續和善)一下子罷料,關於宗教的。
我:(露齒微笑,揮手)No。
小弟弟:(還是很有禮貌)好吧,謝謝你。

尼泊爾老貝貝

只要是我稍遲些些,早上大約六點半前後到車站的時候,就會看到那位從醫院值勤下班準備回家的守衛,尼泊爾來的老貝貝。

總是覺得這個老貝貝很有故事。他都會很大聲地打招呼,然後重複每一次都會說的內容:

每個人都要上班
老的小的中年的都要上班
男的女的都要上班
馬來人華人印度人外國人都要上班
上班才有錢
有錢才有生活啊

康熙停了然後

人生還得繼續走下去。

這也許不是你每一集都不會錯過的節目,風格是好是壞外頭有種種不一樣的風評。但它究竟作為一個劃分時代的指標性節目,舉足輕重地或多或少地決定了我們這一個十二年周邊的文化。

而這個指標終於也還是到了落幕的那一天。

痛的對于我來說自然不是因為什麼好節目消逝了的什麼的;是生活。這個曾經是讀書工作時對回家的期待,是和朋友見面時聊天討論的話題靈感,是陪伴我們度過許多情緒的慰藉和寄託,是生活規律的一部份,是一個虛擬存在的友誼。

但這個關係就到此為止。

劃上了的休止符,卻也是一種祝福;是一種謝謝我們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接下來各自紛飛后也要繼續精彩的祝福。



頑牛回頭

有時候我們都會為了自己堅持的東西和旁邊周圍的種種格格不入到了一個極致。該是怎樣怎樣或是不能如何如何地,過著自己的一套;所謂的風格,所謂的人生哲學。
然後在這樣的光環下晃著晃著,這麼地就過了大半的人生。
就這麼地過了大半的人生。
回回頭,你想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