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1

五月不再

話說我們本來應該在週六應約到民歌去捧場,可惜妳不在了。

妳的名字甚至從網頁上消失了,直到五月結束都不見有你的排班。大夥甚至還輪流打電話到妳公司去詢問,可是都沒得到肯定的答案。

我想應該是因為妳還在生病的關係吧。上一次見到妳的時候,你就一副很虛弱的樣子啊。

可即便是如此,當天晚上你唱起歌來還是比那個彈琴的好很多。

這個承諾,唯有留待六月去實踐吧。在那之前,就請你好好照顧身子吧。

五月的承诺

话说最近我们一伙突然热血了起来,频频到民歌餐厅去感染音乐的文化气息。尤其在上个星期周五周六周日3天内,我们竟然去了4间民歌报道。

其中都是因为一个女人。

而且还因为那个不经意的承诺,我们在这个即将来临的周六还会再去听她唱歌哦。


就因为那个承诺。

言不知所谓

某一天傍晚下班后,我和鲁米一起驾车回家。

途中经过一个极为狭小的路段时,不料恰好有一辆巴士迎面而来;由于巴士体积在那个转角处实在是容不下第二辆车了,我们其中一方必须先得让对方通过。于是我就把车子停下来让巴士先行行驶。没想到巴士司机对我闪了闪灯,示意让我先走。

我很是感动地赞叹说,“那个德士佬真好,竟然让我先走。”

鲁米听后,讶异地问,“德士佬……?”


后来在公寓外那条路边停泊好车子后,我望了望车旁那颗树上茂密的树叶说,“明早恐怕车上又会积满鸡大便了。”

鲁米听后,又是讶异地问,“鸡大便……?”


我觉得当天我应该是被工作冲昏了脑袋吧…

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手上的好牌不是非得要一开始就完全一股脑儿地给抛出去;要赢得最后那一张牌,就要适当地保留,逮到了最佳的时机才一鼓作气给予痛击。

可是你不得不知道,追求胜利的背后,你也必须同时面对失败的可能。往往就是因为这个等待,直到牌局结束了,手上还抓着一副厚厚的牌。

这不是很遗憾吗?


打牌输了可以再来一局,可人生只有那么一回啊…


Question 3: If you were to die this evening with no opportunity to communicate with anyone, what would you most regret not having told someone? Why haven't you told them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