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0

PD 之旅

話說上星期六清晨一早我們公司一夥人就浩浩蕩盪地往PD出發去,展開2天1夜的渡假活動。 一如往常,各個活動要旨除了要榨乾我們每一份精力,還要我們在隊伍夥伴之間建立起彼此依賴互助及更強的契合度。當中有好幾個遊戲真的是畢生難忘。 其一,是Sea Water Rafting。首先,我們在指導員的指示下,把12根竹子及4個大油桶用繩子給緊緊地綁起來做成一個木筏,然後乘著那自己製作出來不知道安全性有多高的木筏拼命地往海中央放置旗子的終點划。大夥都用划龍舟的氣勢下水邊喊邊划,搶到旗子後往回划的時候卻已經是一片寂靜,大家都變得很蒼白無力。上岸後除了還要把木筏給槓到集合點,還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完整的木筏給解組,才算完成整個任務。其二,是Rope Challenge。戴上安全裝備後,大家輪著一個一個爬上約20 meter長的柱子,然後在最高點靠著雙手的力量抓著繫著在背後的動態繩,像黃飛鴻踩上木樁的樣子,踩上那個只有碗般粗細的柱子;只是這個木樁高了很多很多。克服了雙腳的顫抖,還要放開雙手保持平衡。穩住了身子後,再往前跳,撲向一個懸置在約5meter外的大球。一陣短暫的自由落體後,再由工作人員操作繩子慢慢地把人體給降落。最後的感想嗎?真的是傷痕累累,精疲力盡。不過這一次的旅行,讓我嘗試了很多新的玩意兒。也認知到有很多事情,只要克服了自己這一關,其實就可以輕易地做的到。 就用這樣的氣勢邁進2011年吧 :)

天使的祝福

話說我和小強才踏入購物中心四處張望準備找東西吃,一個全身上下紅彤彤打扮靚麗的可愛小妹妹羞澀地向我走來遞來兩粒糖果,小聲地說了一聲“聖誕快樂”,就蹦蹦跳跳地走了開來。我望著她離去的背影,看她繼續和另一位正常裝扮的小妹妹四處竄走,逢人就派糖果,逢人就祝賀聖誕快樂。接過糖果的路人都先是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投以微笑說謝謝,然後用和我一樣的眼光目送她們離去。他們的心情,一定也頓時像花兒在太陽下燦開一樣。

《Splice》

我超愛看電影的,只是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就都沒在看了。為了讓自己重新跟上步伐,趁今天公假在家無所事事,於是挑了一部收藏了好一段時間的科幻電影,《人獸雜交 Splice》。
電影敘述一對科學家夫婦因為醉心生物科技而在實驗室合成了一隻由好幾種生物參雜而成的新物種。夫婦倆大膽地把培養出來的試驗品像小女孩般細心關愛撫養長大(其實她長得很快,並沒有很久的時間就變大女孩了)。慢慢地才發現,小女孩的存在是個很大的威脅,並已經超出了他們能夠控制的範圍。
首先小女孩先是顯現了暴力傾向嗜殺小動物。接著還愛上了男科學家,企圖佔有並想謀害女科學家。最後竟然身體還產生變異變進化成一個更是力大無窮飛天遁地的男淫,還把女科學家給上了。
-
其實有時候有些東西只是純粹生物對於慾望的表現。其他的,只是一廂情願地在文字上思想上在情緒上的渲染而已。畢竟少了那些遮掩,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原貌了。
大部分人都不習慣赤裸以對吧?
-
最後?他/她當然是被消滅啦。

騙子

友人C最近碰上了一個愛情騙子。聽說是在某交友網站結交的一個小朋友。才剛認識不久,就火熱地約會外出吃飯看戲,開心得很。直到小朋友開口要他先出錢幫他買蘋果電筆。友人C立刻清醒了過來發現到情況是大大的不妥。於是快刀斬亂麻,撇清關係,卻反遭到小惡魔言語上的惡意抨擊。後來聽說小惡魔在被友人C拒絕的當天還是立刻地就買到了蘋果電筆。至於是哪一家哪一位少爺被看上了,就不得而知了。

原點

單身的日子其實也沒有很不好過。是有週期性的情緒抨擊這麼一回事,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不是麻痺,而是學會了懂得如何更好地去處理這方面的心情。

單身的日子可以更有彈性地調適自己的生活作息,可以自由地安排節目行程,還可以隨性地任意地毫無顧忌地把自己關在家裡宅到天昏地暗。也因為個人時間多了,可以讀自己喜歡看的書看自己喜歡看的戲去自己喜歡去的地方,也可以有更多的機會和同事和朋友外出活動聯繫感情。

單身的日子當然也能自由地約會,在吃飯聊天看電影逛街踏青等例行活動中重新一睹花兒紛飛的神奇滋味,雖然最後始終都還是沒有著落;畢竟愛情本來就不是呼之即來的玩意兒。

單身的日子我很慶幸我沒有迷失自己。有了這一年充分的時間從他人身上或自己內裡反复地淬煉,我可以感受到由內而發不可言喻的茁壯。



安娜,我很好。希望你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