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07

往事只能回味

人走了之后,很多曾经拥有的回忆会不断的涌现。
平日的点点滴滴,包括每一丝不屑的念头、厌恶,
或者是玩笑、鼓励,甚至是嘴角的牵动和那眼神,
不定时在梦中一幕一幕清晰地播映。

生死的距离原来足以跨越任何大小形式的鸿沟。
唯独这份思念与感激不知道能否依然让你知道。
别无选择地睡在热泪里。

另一个新的阶段

这一段日子以来纷扰不休,想当笑话讲也不知要从何说起。所幸终于毕业了,成绩也不至于让人失望。也算是对得起为我付出许多的他们。期间心情不是很好。我想也不是没有来由的。说是有些恐惧也是情有可言吧。人生还是不要有太多的变化才好。

好的变化总是要的。可以选择的,就要勇敢的踏出那一步。昨天,是我人生第一次的见工。

约好的时间为下午2点。大约11点左右就从家里出发到Kajang的Ktm Station。 也许是上天给的考验,里面的车位满了,新纪元的也满了。没有选择的余地,就只好到‘附近’food court的停车场去。真的很远。

之后,搭ktm转putra lrt再搭德士,大约1点到了那栋大厦。天气实在是热的很。吃了午餐,闲逛了一下,大约1点45分就走进那间公司去报道。

从秘书手上拿了一份厚厚的表格,花了将近40分钟来作答,完成了第一个考验。后来就在秘书的带领下,在一群办公空间穿梭,到了老大的房间面谈。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终于老大带我到第三个考验的场所去,作答一份仅仅5题的试卷。限定时间是2个小时,但是时间过了一半不到,我就已经头昏脑胀,结果只好放弃。尽管作答了才大约一半,也无力再继续做下去了。

在人群挤压中回到了Kajang ktm,结果下起雨来。等了半个小时,不见雨势有停止的迹象,只好哭着撑伞跋涉。

开始忧郁。

偶尔从睡梦中惊醒,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早晨,开始了心里无数的对话。慢慢地慢慢地到了傍晚,渐渐地把自己给说服了要勇敢地从新开始找工作。就在大约傍晚6点的时候,电话响了。

" ... I want to offer you the job ... "

轰隆……


**************

诡异现象:电话后不久就下起了倾盆大雨,突然间家里电话连续响了大约10秒钟。不是“铃~铃~”一声一声地响,而是“铃~”这样长音持续了10秒。

Good-Bye Mary

That was the end of my holiday in my hometown, early in the morning around 5am, while I was about to leave to the airport. She woke up. And I knew why she did.Thanks...

另一个新的阶段

这一段日子以来纷扰不休,想当笑话讲也不知要从何说起。所幸终于毕业了,成绩也不至于让人失望。也算是对得起为我付出许多的他们。期间心情不是很好。我想也不是没有来由的。说是有些恐惧也是情有可言吧。人生还是不要有太多的变化才好。
好的变化总是要的。可以选择的,就要勇敢的踏出那一步。昨天,是我人生第一次的见工。
约好的时间为下午2点。大约11点左右就从家里出发到Kajang的Ktm Station。 也许是上天给的考验,里面的车位满了,新纪元的也满了。没有选择的余地,就只好到‘附近’food court的停车场去。真的很远。
之后,搭ktm转putra lrt再搭德士,大约1点到了那栋大厦。天气实在是热的很。吃了午餐,闲逛了一下,大约1点45分就走进那间公司去报道。
从秘书手上拿了一份厚厚的表格,花了将近40分钟来作答,完成了第一个考验。后来就在秘书的带领下,在一群办公空间穿梭,到了老大的房间面谈。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终于老大带我到第三个考验的场所去,作答一份仅仅5题的试卷。限定时间是2个小时,但是时间过了一半不到,我就已经头昏脑胀,结果只好放弃。尽管作答了才大约一半,也无力再继续做下去了。
在人群挤压中回到了Kajang ktm,结果下起雨来。等了半个小时,不见雨势有停止的迹象,只好哭着撑伞跋涉。
开始忧郁。
偶尔从睡梦中惊醒,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早晨,开始了心里无数的对话。慢慢地慢慢地到了傍晚,渐渐地把自己给说服了要勇敢地从新开始找工作。就在大约傍晚6点的时候,电话响了。
" ... I want to offer you the job ... "
轰隆……
**************
诡异现象:电话后不久就下起了倾盆大雨,突然间家里电话连续响了大约10秒钟。不是“铃~铃~”一声一声地响,而是“铃~”这样长音持续了10秒。

蜥蜴风波

带着美丽的心情,我醒来迎接了一个美好的早上。
大约10点左右当我意识到我不得不进食後,我决定好好给我煮一碗蘑菇汤,补充精力。虽然那是罐头食品,可是我想,这就是所谓的都市生活吧。想到这里,嘴角禁不住微微地往上弯了一弯。其实最近因为要赶大量功课的关系,买了着实不少的方便食品,摆满了在楼下那客厅的桌上。
就在我三步做两地走到了桌旁,依稀眼角似乎看到了什么在墙角动了一下。心里登时紧了好几圈。
是老鼠吧?我想……同时,我把眼睛有多大张多大,往那个角落瞪。答案它并没有让我等太久,就依照它自己原来的脚步慢慢地走出来,却也让我立刻就看清了它的原貌。原来是那小四,阿四脚蛇啊,呵呵……
什么?四脚蛇?脑筋突然变很好,过去看过的电影里的恐怖画面全都似乎被调了出来一幕幕地上映在脑海里。恐龙掠杀人类的血盆利齿,巨蟒长大嘴巴飞奔在眼前,受伤的人类一边颤抖一边嚎哭,脸都黑了白沫都吐了也还顾不了停不住的血流,不得不紧绷着神经注意四周有可能又蹦出敌人的暗处……
于是我拔腿就跑,往楼上房间躲。想了一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总得要把它给赶出去。于是,在士毛月,4月13号,上演了一出近代的人兽大战。
材料:
   木棍一支,长约150cm
   驱蚊油一罐
   纸箱若干
过程:
- 它其实不怎么好动,当它发现有人之后就会躲起来禁止不动,这时候就要赶快用纸箱把它的路线给封锁。因为这次行动的主旨是双赢的结局,所以只要把它请出屋子外就好了。纸箱围起来的路障要能引导它走出屋外。
- 路障设好後,就要逼它行动。只要在它近距离的旁边制造一些动静,就能驱使它迈开步伐寻找新的方向。如果不能确定它的危险性,远距离攻击武器会比较安全。这时候驱蚊油和木棍就可以派上用场。


当然,最后的结局不外是好人有好报,坏人终于落荒而逃。
否则,这个事件应该是出现在报纸上而不是这里……

奶茶

好不容易在昨天赶完了论文,想说和教授讨教讨教,所以今天特地往学校走了一趟。

一路上就感到疑惑,怎么平时泊满了汽车的路边今天会这么荒凉,停车场空得连闭着眼驾驶也无所谓。走进了教职员楼从第一间房间走到了尽头都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心想说不得了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通过手机朋友冷静地告诉我原来今天是假期。无天无日地过日子以至于美好的星期五到了也不自觉。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么炎热的天气还给他迢迢千里地去上演了不知道什么戏码。

唯一的收获就是路途中吃了的那一碗板面。当然我不会忘记那一杯奶茶,虽然有点太浓。

吃着面的时候突然来了好几位大姐姐,拿着一本文件夹一桌一桌地去征求募款。心里仆仆仆仆地边等边跳,终于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给了她斯文地摇摇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似乎可以感觉到她的麻木。我甚至还可以感觉到我因为摇头而持续在颤动的刘海,久久无法平息。以至于脑海在涟漪之中突然浮出了一个男人的背影,和他唯一的一句对白。

话说多年以前还在中学的我,因为社团活动而必须在街上兜售门票。毕竟本人长得不怎么讨喜,卖得不多也罢,闭门姜倒是喝了不少。紧张和尴尬无论什么感觉当时都阻止不了必须继续前进的残酷。就在那错综复杂的感觉之下我走到那男人的身边依照惯例地开腔。

“先生你好,我们是……”

他没有给我把话说完的余地就有所行动。话开了头却没说完感觉不会很好受,不完美。尤其当自己或多或少有些许的陶醉在其中。可是他给了我一张十元钞票。

那只是一张票的价钱,给了我一寸的成就感。也给了我多走一尺的勇气

“谢谢你!谢谢你!先生要不要多买几张和家人小孩去看?……”

我终于说完了,终于在他面前说了一句完整的句子!可是我没有因为这次的突破而得到他的另外一张钞票。

他翻开钱包让我看,里面空荡得让我至今仍无法自己地回响在其中。

那是他身上唯一仅剩的钞票,而它却到了我的手中,换了一张他也许不会用到的门票。就在我依然错愕的时候,他转身走了,说了一句小声却又还能让我听到的话。

“我没有家人,一张就够了”

就在人海汹涌当中,他的背影离开了我的视线。


如果那是一场戏,我想他的出现不会是一个开始,也不会是一个结束。故事每天每日都持续地在上演,它在我们的身边,却未必在我们的眼里。我不喜欢无奈这两个字,可是现实就是这么一回事。纵然谁有怪谁的权利无非也只是闹剧一场。

就欣然接受吧,即在身边又在眼前那稍微浓了一点的奶茶。

倒数喝彩

不知不觉,大学生涯又将要到一个新的段落了,接下来的日子究竟要怎么走,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好几年好几年这般地进修,似乎反而更深一层地酝酿了对未来的恐惧。选择毕竟只有区区的一个,决定了也就只有往前走下去,大家都是这样的过吧?

现实残酷,岁月无情,幺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