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4

謝謝你 ﹣ 2014

2014年在還沒開始的時候大家就沸沸揚揚地說這不是一個被看好的年份;尤其屬鼠的甚多波折不勝唏噓。

也許是在這樣的心理建設下讓我擺好了將近貼著地面走的超低姿態,轉眼間這一年就這麼地折騰過來了。

回頭把發生過的事蹟一件一件在腦海里攤開快轉,那些緊咬在嘴裡的話、放置在身後的情緒、壓抑在內心里的念頭,當時是快樂的或是委屈的,現在都好像是在閃爍著的小精靈隨著時間倒數輕盈地圍繞打轉,細細耳語賜予祝福。

我學會了勇敢。勇敢地接受自己的不足之處,勇敢地帶上最真誠的自己走上一遍追尋目標的征途,勇敢地嘗試為自己完夢;勇敢地接納他人的不理解,勇敢地多方嘗試讓別人能理解;勇敢地賭上時間就為了堅持,也勇敢地利落收手宣佈到此為止。

感激在2014年里和我一起參與各個階段的人。

謝謝你們成就了今天的我。

亲密的错觉

其實已經不太記得了;當初剛進入學校的時候,到底花了多少時間才和身邊的同學慢慢地熟悉漸漸地親密起來的呢?
只知道是靠著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這樣一年下來反覆地每日見面,潛移默化地同學們似乎就不知不覺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給融合了起來。
﹣ 
所以估計我也就因為這樣不自覺中有了這份親密的錯覺,和那群其實至今還是互不說話但卻一天又一天一起趕搭早上六點巴士的陌生人。 一個女警:只要一到六點正巴士還沒到,她就會揮手攔截計程車飛揚離去,不留下什麼雲彩。一個一頭長髮往後梳的上班男:他不是每一天都起得來搭上六點的巴士,偶爾也在七點的時候看到他還在巴士站。一個瘦的女學生:偶爾手上會提著挺逗人的、貼上了很多彩色亮麗貼紙的畫板,估計是要帶到學校去呈交的作業。一個略胖的女學生:像是一粒紅彤彤的大蘋果。偶爾會看到她一身健身裝扮出門,好像是拳擊手的樣子。一個傻大姐:她都把守在公寓前的守衛廳。一看到我走出去,她就立刻緊緊跟著、卻又靜悄悄不讓人發現地、尾隨在我後面一起往巴士站走去。


就像同班同學一樣。

30歲邊緣的迴響

人生在不同的階段總有些話聽了,會一直在腦海裡迴響久久不去。

話說某天晚上和友人小強開開心心地去吃晚餐,叫了一份帶有沙拉火腿香腸以及紅薯薯條的超大份西式雞排。吃了差不多80%的時候就已經撐到了胃、腎、胸腔以及肺總容量的120%。
我抬起頭看著小強說我不行了。
然後他就一臉正經很經典地說,
“那就不要吃了啊,你以為你還幾歲啊”
-
迴響

旅程碑又一

人生原來有這麼多大大小小的旅程碑啊。
有些事情也許來得有一點點出乎意料的早;可能真的還沒有完全準備好,但是生活本來就是充滿了未知的挑戰。
既然來了,那就來吧!

我升經理啦!

開心日記第二篇

話說昨天回家的時候在快鐵上有一群老婆婆坐著聊天;我則在快鐵門口抓著扶手往窗外看站著。期間聽到她們小聲說大聲笑還提到“大便“、”涼爽”、“舒服”什麼的…

到了Asia Jaya站后,聽到其中一位老婆婆問道
“Asia Jaya啊?“
沒有人回答,一片悉悉索索悉悉索索的。

突然有人拍門似地拍我的揹包。
"Asia Jaya啊?”
第一時間內我甚至沒有轉過身來面向她。

"海呀海呀!“
我側了側頭半鞠躬狀地回應。 然後就看到一位老婆婆一步一步開心地往外踩出快鐵外。

開心日記第一篇

其一 回家的巴士上,原本坐著的一位年約35歲的印度男生在看到一位年輕漂亮美眉在一旁抓著扶手站著后,立馬站了起來讓座。那位年輕漂亮美眉笑了笑點了點頭手往車後比回說她想坐後面的位子。
其二 走路回家的途中經過那個炒麵攤位發現老闆正在炒著麵,但是旁邊在收銀點菜的不是老闆娘,而是隔壁檔口的老闆。
其三 放工前和隊友玩射擊,結果我第一發就射中了香蕉;大贏!

助人通話匣子

話說公寓樓下餐廳的老闆娘為人很是和善。但也許因為平常時間都被工作充斥沒能閒聊,我點了餐點后一不小心和她對上了眼,她的話匣子就這麼嘩啦啦地猛張開來一發不可收拾欲罷不能,讓我遲遲不能找個座位去涼快;她說她曾去過郭富城的演唱會,而且還坐在VIP區,而且郭富城還沒她高。
我點的餐點也都從廚房端出來了。
我大可以點個頭一聲拜拜就拍拍屁股甩頭走人,但看在今天我還沒扶老婆婆過馬路的份上,就乾脆爽快點給她一個痛快,站在櫃檯前邊吃邊和她暢聊了起來;她說她曾去過好多地方旅遊,尤其喜歡洋派如美國紐西蘭,不喜歡亞洲如泰國緬甸。
然後我吃完了。
她說二十年前她因為一場大病而沒能遠赴美國去深造。 她說她姐姐嫁給了中國的暴發戶,上幾輩還懂得把生下的一群孩子分成兩批分散投資:一部份留在新加坡,一部份帶回中國。 她說她是個很獨立的女生想要走遍全世界。 她說當年那場病后不就她就隨隨便便地嫁了現在這個老公。
最後他們收鋪了。

一回楊過.斷臂

人生有幾回能跌斷手?一般人也許都不會有那麼一次這樣的經驗。我也不例外。

之前沸沸揚揚2012年的世界末日結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但試想想如果世界末日因為莫名的關係被延遲到了今天,而在周遭建築物紛紛倒下的慌亂中你四處奔跳并企圖搭上個什麼交通工具逃離到安全的地方,突然眼前出現了這麼一輛電油充足而恰好鑰匙又已經插上并發動了引擎的電單車;可惜你不會駕馭這個可以讓你生存下來的工具……

也因此我在今年許下了要學會騎電單車的願望。

但又因為電單車旁邊會擺著一個滑板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所以我先踏上了滑板人的路程。



斷臂?就說了沒有跌斷手這回事。

話說在那風和日麗的早上帶了滑板到公園去踩,一踩就撲再踩又撲;右手就這麼癱了。



醫生估計大約要一到兩個月的復原期,整體上沒有什麼大礙。

但才沒幾天而已我已經好幾次試著跨越時空和楊過問話想知道當時他這麼一個右撇子是怎麼靠一隻左手過日子的……

三部手机

话说这辈子被我弄丢的手机有三部。
第一部是堂哥送的Nokia 8250,18岁的时候在某处码头看着某人抢了去乘船离去。
第二部是HTC Hero,25岁的时候因为清晨三点到公司工作神智不清,回到家后莫名其妙地发现手机不见了。
第三部是Note 2,30岁生日没几天后,也就是没几天前,在Pavilion厕所拉屎后因为忘了拿而弄丢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