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0

後知後覺

話說上個星期天我和大姐及老媽到KLCC吃了午飯後,打算回家之前先到GNC走一趟。

我還在數日前特地查了GNC網站,確定KLCC一帶有其分行後才安排行程的。可當天不管我怎麼走,在商店目錄上怎麼找,就是沒看到GNC的踪跡。

當我進了快鐵站終於想放棄回家時,鋼鐵人發了一封短訊告知原來這裡的GNC並不在KLCC大樓內,而是在臨近的AvenueK裡。於是我馬上又衝出快鐵站,跑到陸地上太陽下馬路旁四處迴旋張望,看有沒有有AvenueK這樣的字眼的大樓。我甚至還心急地致電鋼鐵人要他幫我查找地圖。可蓋上電話晃沒多久,我就見到了該大樓;原來它就和KLCC隔了一條馬路而已,就在對面。

我飛奔而至。

一踏入該大樓,我就禁不住打了一個哆嗦。直覺告訴我有些東西不對勁。這裡很冷清,店鋪關了八九成,人影也不見一個,簡直就像個棄樓。

查了商店目錄地圖,循着電梯下了一樓我才驚覺…

天啊,原來AvenueK的地下樓是和KLCC快鐵站鏈接在一起的。

四人遊

同事小毕及友人小怡又搬家了。这是他們2内年搬了的第三次吧。

想當初他們來這裡報到,第一個遷入的就是王子公寓。一年後滿約了,就搬到附近黃金花園的兩樓式排屋。而又一年後的這一次搬遷,他們又搬回王子公寓了,而且還是搬到我和鲁米下一楼的单位而已呢,实在是可惜可贺。

话说经过这几个星期下来的頻密接觸,再加上接下來我們擁有的大量相處的機會,我可以想像在我們四人之間的變化是……
我和小怡的大老二會进步很多。

选牌

魔术师:请你在这四张牌(四张不同花色的Ace)当中选一张。
女A:我当然是选黑桃A啦!
女B:(一脸兴奋激赏地小拍手)你很会选耶~

老妈来了

话说老妈前几天就来了吉隆坡到美国大使馆去面试。面试结束后,大姐竟然破天荒地亲自驾车载她回家;这让驾车不怎么走得出这个区域小圈圈的我实在是倍感压力呀!接下来呢,在她往美国飞之前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内,她都会待在这里让我们吃家常菜吧。×××鼓掌×××

再见牙医

话说本人见牙医的经历少之又少。除了小学时期的年度检查外,中学刚毕业后还做了一次补牙,如是而已。今天,我去见了牙医。话说公司每年都有补贴3百块做牙齿治疗用途。往年一直以来基于多种原因的综合考量下我都没有用到这笔钱。这次趁同事小毕和友人小怡有要去见牙医的打算,干脆搭了一个顺风车一同前去。洗牙。我要洗牙。人生第一次洗牙。过程也没什么。也许现在的牙医科技实在是进步得很了,进去也没多久而已,一连串的钉钉钻钻声持续了约半个小时就把洗牙和补牙给做好了。离开后一伙人决定要好好照顾牙齿,于是就买了这个。没错,是电动牙刷。想当年这个玩意儿差不多也要百多块吧,没想到原来现在的价钱(Colgate牌)也不过只是二十多块而已。好用吗?嗯……我觉得还算不错耶。开动后刷子会顺逆两边小幅度地狂转,效率之高和手动式的相比实在是省了很多劳力。不过,也许是因为不习惯和掌控不佳的关系,刷到犬齿的时候竟然喷血呢~真滑稽~没错,我推荐这个牙刷。不妨买一个来试试看吧 :)

回味

話說包租婆不久前通知說晚上會有人來看房間,要我幫忙開門帶領參觀。果不其然在10點半左右門鈴就響了起來。我匆匆跑了出去迎接,只見門外站著少女少男媽媽各一位,三人笑嘻嘻地看著我走向他們。在屋裡前前後後走了一遍外加一番談話後的臨別前,客人媽媽向我要求索取塑膠袋一個;她說她由於今天走了很多路,鞋都壞了。我點點頭想說,嗯,她應該是需要一個塑膠袋來裝她壞了的鞋子吧。可她要怎麼走出去呢,她有多餘的鞋子嗎?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她拿了我遞給她的塑膠袋後,就像穿襪子一樣把它給往腳上套,再緊緊地打了一個結。然後把那壞了的一隻鞋子從地上給拎了起來,就這樣很瀟灑地往前踏步走,還順便回個頭揮揮手上的鞋子和我說拜拜。留下我一人杵在門前,一臉激賞地回味她的背影。

逆時針跑

要在大清早捨棄夢鄉走出被窩起來跑步實在是一件很考驗意志力的事情;我說的是早上5點半。
上一次在這個時間起來跑步應該是2~3個星期前的事了吧?每每遇到非得要毅力和堅持才能跨過的節骨眼,往往心魔就會在這個重要時刻出現,讓你滯步,要你臉不紅氣不喘順理成章地接受自己的退縮。我想,老尼當年一連串長時間的修煉到最終菩提樹下的解脫,也同樣是這般的情景吧!
鬧鐘甚至還沒響,耳邊就開始傳來窗外實際上並不存在的雨聲,要我因此放棄晨跑的計劃。手還不聽使喚自然而然地伸向手機把鬧鐘設定給取消了。遠處依稀傳來輕微的雷轟聲,更讓我迷迷糊糊倒頭幾乎就要繼續睡下去。

“…… I am a fighter!……”

腦海中悠悠地傳來陣陣的呼喚,狠狠地把我在一瞬間給拉出幻境。
-
我伸了伸懶腰活動活動筋骨後,沒讓自己在清晨的漆黑和寂靜裡沉溺太久就往右邊那條路跑去,繞著公寓大樓順時針方向跑,就像往常一樣。
才跑沒有多久而已,一拐角就看到前方不遠處有輛停泊在垃圾房一旁的垃圾車,以及站在一邊正在操勞着的數位工作人員。沒有鄙視他們的意思,可即便距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那難聞的垃圾臭餿味早已傳到嘴邊,很是噁心。
我不得不停下腳步。如果繼續往前跑,就非得要大口大口地把那又咸又酸看似無形卻清清楚楚地把我給阻擋在外的氣體給吸進肚子裡去了。
我難道該無視這個作嘔的感覺繼續往前走嗎?
-
其實,不知道自什麼時候開始,也許是打從最初那一次開始,我就懵懵懂懂地選擇了往這個方向走。也許是因為看到其他人也都往這個方向走吧;在這裡跑步的,都是往順時針方向跑的。
應該沒因為什麼理由,可大家就都是往這個方向走的。
今天何不妨就往另一個方向走走呢?
-
於是,幾乎立刻地我調頭就往反方向跑,繞著公寓大樓逆時針方向跑,跑在往常我跑的那條路上。
可明明是同樣的一條路,一路上看到的風景卻大不相同。
同樣的大樓從另外一個側面看因為燈光的照耀而顯得更明亮壯麗。同樣的交通牌因為從另外一個方向看而終於得以看到它以往看不到的正面圖樣。同樣的拐角因為從另外一個盡頭出發而交替了方向讓人覺得有點陌生。而同樣三三兩兩的路燈今天卻似乎把我所走過的路道都給照亮了起來,讓我跑得特別暢快。
原來偶爾換換方向走條不同的小路,真的會有意外的風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