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0

不求瞞天過海,只求你明白

話說前幾天晚上看了電影回來,已經是將近半夜12點的事情了。公寓前那條我平常泊車的路也早已緊緊地塞滿了車子,不見一絲空隙。逼不得已,我只好直接駛入Visitor Car Park。 可才把引擎給關上,我就不禁毛骨悚然打了一個哆嗦。抬頭往望車後鏡一瞧,只見車後站了一個人影。
“Kereta ini tidak boleh park sini lah! Awah resident kan?” 原來是這裡的保安人員,面帶微笑手上拿著一本記錄簿。我用眼角余光瞄了一下,就看到了在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車牌號碼當中的其中一個似曾相似的數字。 是的,我進黑名單了。
我錯愕了好幾豪秒,才正想開始攪動腦汁編個什麼理由來開交,他似乎察覺到了我在轉動的眼球,急忙又補上了一槍,說他們早已發現我的車子平時是停泊在外面的,所以基本上是相當確定我是住這裡的。 我無言了。 可是我對著他笑了。
畢竟有時候我們說謊的把戲被揭穿,是一種調侃也是一種樂趣。 除非你已經習慣了勝利,即便是說謊也不允許自己有失敗的餘地。

迷戀茶香

我捧著裝滿熱茶的杯子,把嘴巴輕輕靠上杯口燙一燙雙唇。
-
那是什麼樣的漣漪,不過輕輕一拂就把我的專注力給拍散,牽引我的視線穿越字句看到那不存在的我心裡的你的面容。
-
淡淡的茶香在鼻頭輕撫圍繞。我的呼吸不禁要變得輕盈起來,小心翼翼地怕紛擾了這飄渺似無的香氣的連貫。
或你悄悄在我心裡施下的魔幻。

野蠻遊戲

我選擇了英勇奮戰;抗拒寂寞的入侵,還有飢餓,以及酒精的誘惑。
秘訣嗎?就是要不斷地和自己對話,把自己交由一個完全情緒抽離的內在分身督促鞭策。
是不容易。可情緒都是一點一點堆疊起來的,就像一滴一滴滴入杯子的水。而抽離情緒,只不過像是把杯子裡的水給潑出去,如是而已。
-
就像在玩遊戲一樣。

事出必有因

早上起床後刷牙時發現面盆旁有一隻蜘蛛。細長的八隻腳系著一個小肉團在牆角上上上下下地走着,很是醜陋。
我也不便多說什麼,畢竟這是上帝的傑作。
-
可人心醜陋就怪不得上帝了吧。

失效

即便明天后就有一天的假期,可我还是纵容了自己今晚灌下一瓶酒精。

这次却没有往常般的晕眩感。

清醒得想装醉也不成。
[Posted with iBlogger from my iPhone]

无欲则柔

我在想到底要不要吃晚餐。
想到那久违的香喷喷的炒饭,热辣辣的香肠,我开始禁不住要由衷地挂念那摊贩的老板。隐隐约约似乎在眼角就看到了他在炒饭时潇洒地挥动的双手。
可一般都说晚餐前后如果没有太多精力付出的话,为身形为健康着想都理应不吃。尤其最近吃得可是日渐猖狂毫无分寸,腰围体脂又慢慢地开始膨胀了起来。
是该做一些什么,我知道没错。
可我真正该放下的,是美食的欲望,还是节食的负担呢?
-
人是不是都需要一个更强烈的欲望来强势地压过另一个欲望?

呐喊

愤怒的时候,会有想呐喊的冲动。那是因为我发现了我们之间日渐剧增的鸿沟, 一点一点地在拉开我们的距离。

随即我又泄气了。 因为呐喊终究只是情绪的发泄及不满的表现, 始终也无法把话给喊进你心里。

其实我明白, 你不是不知道那些我想说的话。
你只是不想要我说出来而已。


勇气

又是星期一了;就这样正式踏入了这星期一连串工作的开端,进入这无穷循环的其中一个阶段。
可星期五是假期呢;就这么简单地提醒自己,就忽然觉的好多了,这星期不过是四天的工作日就好像没那么难熬了。
-
人是不是都需要这样的辅助来度过自己不喜欢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