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05

选择

今天很悠闲,没有上课。但是还是回到了学校去出席一个讲解会。不过是一场不到一个小时的小小讲解,却耗尽了我大大的精力。

这是一个闷热的下午。

科目的选择让人很头痛。原来,选择项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你所能选择的数量未必能够满足你的野心欲望。

难怪花丛般的世界即让人陶醉也让人懊恼。

想太多。


智慧果,吃不得,怪不得。

上课第一天

昨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本来到6点的课,因为有新校园开幕仪式的关系而到中午就宣布停课半天。听说亲爱的首相大人有出席。

时间因而充裕了起来。一伙人浩浩荡荡去到Kajang啃5枝沙爹,然后又浩浩荡荡地回家闲晃到傍晚时分。

肚子饿了,又飘飘荡荡一伙人到附近某马来餐馆觅食。想不到还真不错吃,我叫了一份Nasi Goreng Pataya和Milo Ping。左看看右看看,嗯,大家叫来的食物都很不错。可下次千万不要叫Maggie Goreng,份量很少,绝对不够我啃。默默地边吃我的饭边紧记在心里头。

晚饭过后,大家兴致勃勃地冲到一个没有因特网络服务的网咖去玩游戏。我就飘到Fajar去逛逛。买了一包快熟面,干捞的,一张抹脚布,巧克力色的,还有一瓶抹地水,。。。。

一个小时后大家集合了,就回家。




没有很复杂的生活模式。
可就偏偏少了某样东西。

或多了某样东西。
不知道。

错愕

睡醒之际,眨眼之间似乎有一种错愕。
我努力地揉揉双眼,
揉去了彻夜的困倦疲惫,
却揉不去心底的无助和孤单。

我要走了你知不知道

可能是假期放荡太久了的关系,
可能是自己习惯慵懒了的关系,
要搬家了,要开课了,
好焦虑。

一个又一个的条款等我去付,
一个又一个的预约要我出席,

能不能再有三千块让我慢慢去部署,
能不能再有三个月让我慢慢去努力,

醒了后,我要走了你知不知道?

乌龙的德士司机

今天十万火急地赶去银行把钱汇去学校的户口,搭的士去。
办好了手续后站在路边等的士要回家。

路上车子很多,却没有一辆要停下来载我的车子。
三点多的太阳不能说不猛,站在那边也没有意思。
所以我起了念头边走边看,看可以走到哪里。

十来步过后,到了一个加油站。
恰好里面路边有一辆的士靠边停着。
我望了望,是一名正在通电话的印度伯伯。
向他招了招手,询问他有没有要载客的意思。
他举起了右手示意让我前来,左手依然拿着电话。

然后我就上车了。

大概讲了3分钟的电话,突然听他说
“我猜想你打错电话了。。。”
然后就语重心长地挂了电话。

我一脸惊讶的样子看着他。
“打错也能聊这么久?”
他没有看我,笑笑。

“他笨我也笨。。。”



回到家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原来忘了开动计费器。
他是一名飞机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