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3

給心兒的話:乳牙

不知不覺,心兒已經七個月大了。
小孩長得可真快。上一次見面也不過是半年前的事情吧。當時她甚至連視覺神經也都還沒完整發育呢。可現在她那雙眼睛清澈的咧……
回想起我小時候乳牙掉落的那段期間,每每都讓人坐立不安,粒粒皆辛苦。
民間有聽說過這樣的方法:把搖晃的乳牙用條線綁著,然後把線條的另一端系在門把上,再藉由門在那一瞬間重力加速度的力量把牙齒給拉扯掉。
本人極度不推崇這個荒唐的方法。
倒是有一次在某顆乳牙即將掉落的期間和父親大人到某餐館去用餐的當兒,好像是在咀嚼著炸魷魚之類的小吃的時候,乳牙就這麼地在香脆魷魚唾液參半中不痛不癢地脫落了,讓我開心了好 一陣子。
所以心兒啊,不久后你即將會面臨這麼一個會維持好一段時間并無可避免的考驗。害怕是正常的,可你也不需要太害怕。待你乳牙即將脫落之際,小叔就帶你去吃炸魷魚!


大扫除

难得鲁米回乡探亲,于是我决定破天荒趁他不在的时候收拾一下房间,把之前烟雾带来的尘埃给清除干净。
扫着扫着,才发现有好多我们以为可以通过购买物质就能完成那想像出来的梦想的东西,例如一支笔,一本书,根本就打从第一天开始就只是扮演空气污染程度量度器的作用而已。 要是它们有知觉,知道自己不过是从商场转进了我家后直入垃圾袋,会有何感想。

我的感想吗?
我的梦想,没了。

故友

一天傍晚,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位故友。

-

“Hey sup man, how have you been?”

“Great, still the same old me.”

-

其实内容我都不是很记得了。

只记得他吩咐了一句。

-

“Can you please go for a blood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