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0

行动派

明明数日前才嚷嚷着要买C6,还要我帮他评估这个型号的实用性,可在我才要答复他的时候,行动派的小俊原来早就已经入手了这架手机。
因为小俊姐姐一手包办的美味晚餐,因为那道中国风浓烈、以胡椒为主题的辣汤很赞很呛,作为报答于是我帮小俊弄好了他C6的MMS设定。
以后我们可以视讯啦,祝你和C6有个愉快的经验 :)

友誼

C有一個交往好幾年的好朋友,平時除了互相三八外,還會在生活中失落的時候發出客觀理性的聲音給予指引規勸。一次又一次隨傳隨到的聲援讓C很感動。

C: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感激你的存在。我死的時候一定要把你的名字寫進我的回憶錄。
H:你死的時候我要是還活著,不如你來報夢給我4個數字吧。
C:好啊沒問題。
H:不如來個6個數字的吧,獎金比較大。
C:不如我賜給你一個金手指好了。
H:太謝謝你了!
C:或者你想要男人?
H:我要又高又帥又有錢又愛我的。
C:沒問題。
H:還要大條的。
C:是啦!
H:哇,我越來越希望你早點死~
C:…… =,="

因為天籟

嘟嘟……電話鈴聲響起,友人A接起電話。A:喂,你好∼
B:Hi,你好。請問你怎麼稱呼?
A:我姓紀∼
B:紀小姐你好∼
A:…… (低沉)我是男的

留一手

電話不見還不到一個月而已,就已經習慣了沒有它的日子。這樣的東西好像確實沒有什麼大不了,沒有要你呼天喚地的必要。呼天喚地的情景,應該只留給某些重要劇情場合才派得上用場吧。畢竟同樣的招式用了太多,觀眾會看不上啊。-話說昨天和蛋蛋走了大半天的街,還看了一場電影。那是很讓人回味的一天 :)

呆子

心愛的手機不見了。雖然很快地說服了自己接受事實,多少還是為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懊惱,為這個損失感到心痛。可怎麼傷心欲絕都好,它還會回來嗎?。替代的手機再怎麼讓人不滿意,我也只能接受了。其他的,就不要想這麼多吧。
親愛的室友終於往美國飛了,為其兩個月,6分之一年。雖說那不過是小小的分離,然則一個人出入家門進出車子上下班,少了旁邊一個人影多了一点空间。可回到房間再怎麼冷清寂靜都好,兩個月的時間其實把牙咬一咬就過了。在那之前,其他的,就不要想這麼多吧。
頭痛的工作作業就要到期了,還有2個星期而已。再怎麼為身邊的事情煩惱憂鬱都好,時間都不會因此而稍微妥协一些。兩個星期後也還是要把東西給交出來。不如,讓自己專心點好,其他的,就暫時不要想這麼多吧。
於是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想,讓自己把所有的情緒都給抽離,鏡子裡渐渐地浮现了一個最熟悉的陌生面孔。

跨越极限

话说上次为了去Sea Park维修汽车,我特地清晨起床把路给走上一遍,以便中午的时候不至于太慌张。这次,我去了Cheras。** 鼓掌欢呼撒花纸 **毕竟这是更加困难的挑战,我也不敢轻视。所以我都在早上6点就出门了;就靠GPS的指示瞎走。出发到Cheras我可花了整整40分钟,好些地方都走错了路。每每听到发自GPS的“Recalculating……”时,尿都撇了好几滴。回程可就顺利多了,只花了20分钟而已。下次?下次?下次?再说吧……

詠春

有一天,听公司楼上的说,总公司给我们每人分派一个USB Thumbdrive。可惜只有区区1GB而已,虽说弃之可惜,容量却也真的太少了吧!总管阿莲走到我位置把一个尚未开封的USB Thumbdrive交给我的时候,我禁不住手握拳头说,“我要十个!!”* 纯幻想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