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分享] 苏乞儿

我拎著剛買的levi's從茂業出來,站在門口等一個朋友。

一個職業乞丐發現了我,非常專業的、徑直的停在我面前。這一停,
於是就有了後面這個讓我深感震撼的故事,就像上了一堂生動的市場調查案例課。為了忠實於這個乞丐的原意,我憑記憶盡量重複他原來的話。

「先生……行行好,給點吧。」我一時無聊便在口袋裡找出一個硬幣扔給他,並同他攀談起來。乞丐很健談。」……

我只在華強北一帶乞討,你知道嗎?我一掃眼就見到你。在茂業買levi's,一定捨得花錢……」

「哦?你懂的蠻多嘛!「我很驚訝。」做乞丐,也要用科學的方法。」他說。

我一愣,饒有興趣地問「什麼科學的方法?」

「你看看我和其他乞丐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先?」我仔細打量他,
頭髮很亂、衣服很破、手很瘦,但都不髒。

他打斷我的思考,說:「人們對乞丐都很反感,但我相信你並沒有反感我,這點我看的出來。這就是我與其他乞丐的不同之處。」我點頭默認,確實不反感,要不我怎麼同一個乞丐攀談起來。

「我懂得swot分析,優勢、劣勢、機會和威脅。對於我的競爭對手,
我的優勢是我不令人反感。機會和威脅都是外在因素,
無非是深圳人口多和深圳將要市容整改等。」

「我做過精確的計算。這裡每天人流上萬,窮人多,有錢人更多。
理論上講,我若是每天向每人討1塊錢,那我每月就能掙30萬。
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會給,而且每天也討不了這麼多人。
所以,我得分析,哪些是目標客戶,哪些是潛在客戶。」

他潤潤嗓子繼續說:「在華強北區域,我的目標客戶是總人流量的3成,成功機率70%。潛在客戶佔2成,成功機率50%;剩下5成,我選擇放棄,因為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在他們身上碰運氣。」

「那你是怎樣定義你的客戶呢?」我追問。

「首先,目標客戶。就像你這樣的年輕先生,有經濟基礎,出手大方。另外還有那些情侶也屬於我的目標客戶,他們為了在異性面前不丟面子也會大方施捨。其次,我把獨自一人的漂亮女孩看作潛在客戶,因為她們害怕糾纏,所以多數會花錢免災。這兩類群體,年齡都控制在20~30歲。年齡太小,沒什麼經濟基礎;年齡太大,可能已結婚,財政大權掌握在老婆手中。這類人,根本沒戲,恨不得反過來找我要錢。」

「那你每天能討多少錢。」我繼續問。」週一到週五,生意差點,兩百塊左右吧。週末,甚至可以討到四、五百。」

「這麼多?」見我有些懷疑,他給我算了一筆帳。

「和你們一樣,我也是每天工作8小時,上午11點到晚上7點,週末正常上班。我每乞討1次的時間大概為5秒鐘,扣除來回走動和搜索目標的時間,大概1分鐘乞討1次得1塊錢,8個小時就是480塊,再乘以成功機率60%[(70%+50%)÷2],得到將近300塊。」

「千萬不能黏著客戶滿街跑。如果乞討不成,我決不死纏濫打。因為他若肯給錢的話早就給了,所以就算腆著臉糾纏,成功的機會還是很小。不能將有限的時間浪費在無施捨慾望的客戶身上,不如轉而尋找下一個目標。」

強!這個乞丐聽上去真不可貌相,倒像是一位資深的市場營銷總監。

「你接著說。」我更感興趣了,看來今天能學到新的東西了。

「有人說做乞丐是靠運氣吃飯,我不以然。給你舉個例子,女人世界門口,一個帥氣的男生,一個漂亮的女孩,你選哪一個乞討?」我想了想,說不知道。」你應該去男的那兒。身邊就是美女,他不好意思不給。但你要去了女的那邊,她大可假裝害怕你遠遠地躲開。」

再給你舉個例子。那天cocopark門口,一個年輕女孩,拿著一個購物袋,剛買完東西;還有一對青年男女,吃著冰淇淋;第三個是衣著考究的年輕男子,拿著筆記本包。

我看一個人只要3秒鐘,我毫不猶豫地走到女孩面前乞討。女孩在袋子裡掏出兩個硬幣扔給我,並奇怪我為什麼只找她乞討。

我回答說,那對情侶,在吃東西,不方便掏錢;那個男的是高級白領,身上可能沒有零錢;你剛從超市買東西出來,身上肯定有零錢。」

有道理!我越聽越有意思。

「所以我說,知識決定一切!」

我聽十幾個總裁講過這句話,第一次聽乞丐也這麼說。

要用科學的方法來乞討。天天躺在天橋上,怎麼能討到錢?走天橋的都是行色匆匆的路人,誰沒事走天橋玩,爬上爬下的多累。要用知識武裝自己,學習知識可以把一個人變得很聰明,聰明的人不斷學習知識就可以變成人才。21世紀最需要的是什麼?就是人才。

「有一次,一人給我50塊錢,讓我替他在樓下喊「安紅,我想你」,喊100聲。我一合計,喊一聲得花5秒鐘,跟我乞討一次花費的時間相當,所得的酬勞才5毛錢,於是我拒絕了他。」

「在深圳,一般一個乞丐每月能討個千兒八百。運氣好時的大概兩千多點。全深圳十萬個乞丐,大概只有十個乞丐,每月能討到一萬以上。我就是這萬里挑一中的一個。而且很穩定,基本不會有很大的波動。」

太強了!我越發佩服這個乞丐了。

「我常說我是一個快樂的乞丐。其他乞丐說是因為我討的錢多,所以快樂。我對他們說,你們正好錯了。正是因為我有快樂、積極的心態,所以討的錢多。」

說的多好啊!

「乞討就是我的工作,要懂得體味工作帶來的樂趣。雨天人流稀少的時候,其他乞丐都在抱怨或者睡覺。千萬不要這樣,用心感受一下這坐城市的美。晚上下班後帶著老婆孩子逛街玩耍看夜景,一家三口其樂融融,也不枉此生了。若是碰到同行,有時也會扔個硬幣,看著他們高興的道謝走開,就彷彿看見自己的身影。」

「你還有老婆孩子?」我不禁大聲讚歎,引來路人側目。

我老婆在家做全職太太,孩子念小學。我在福田區按揭了一套房,十年分期,還差六年就還清了。我要努力掙錢,供我兒子讀大學念市場營銷專業,然後子承父業當一個比我更出色的乞丐。

「我5年前在微硬中華大區做市場策劃,2年前升為營銷經理,月薪5千。那時按揭了一台1萬多的三星筆記本,每個月還款2千,要死要活的。後來我想這樣永遠也出不了頭,就辭職不幹了,下海來做乞丐,
我願意做一個高素質的乞丐。」

聽完,我激動地說:「你有沒有興趣收我做徒弟……」

Comments

yeting said…
真人真事?亲身经历?
怎么他说的都是在中国发生的?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上山記 ﹣ 人物篇之一 ﹣ 室友

那是我在帕奧的第一個早上。

早課后用完早餐,玄慈大師終於帶我到圖書館樓下的宿舍去給我找個房間。他隨手打開了八號房房門,只見一個小男生睡坐在床腳邊地上──一個後來全程陪了我在緬甸三個星期的越南小夥子。

小夥子比我早到快三個月。他先是短暫出家當了沙彌;兩個月后因為覺得不合適,所以就還俗了。原本打算離開這裡了,卻因為提交了護照做簽證延長手續并還在進行中,所以只能等手續辦完拿到了護照才能繼續他的旅程。

(話說我在寫這篇文章的當兒,他還沒拿到他的護照……)



這個小夥子來自一個不是很發達的小城市,起碼城裡的人思想都還很懷舊傳統,普遍上認為人生就是二十來歲就結婚生子然後工作賺錢如此這般過日復一日重複的日子。然則他偏偏就在十來歲時就開始質疑了這樣的生活的意義,想要跳出這樣的框框。

時不時離家出走到寶塔里和其他和尚過上幾個星期幾個月是常有的事。他的家人慢慢地也接受了他的追求,讓他繼續尋找這個不言不喻的事兒。

然後,就是來到這禪林之後的情節了。



他是電子工程師,工頭。當我問他之後回去想要干什麼,他說他想做蛋糕;他上過蛋糕課。

他家對面就是一個市場。所以他估計藉著這樣的人潮,他可以在家里的院子門前開個小小的檔口,慢慢地從這裡開始一步一步累計資金開店鋪。

做蛋糕比做工程師快樂,他說。



話說禪林里禁止用電話;雖然我還是看到很多僧人私下拿著手機上網聊天說電話。

重點是我的手機卡在房裡沒有訊號。

在一個翹課的傍晚,我和小夥子到森林帶上手機走了一趟;那也是第一次我和外界聯繫上,在蚊群中報了平安,還拍了幾張照。

其實悲催的是小夥子的手機卡在房裡時不時有若有若無的訊號。於是次日我就另買了和小夥子一樣的第二張卡。

然後在小夥子的幫助下,用剃刀把手機卡從Micro削成了Nano。



大約兩個星期后當我決定要離開到仰光另一個修道院卡巴耶的時候,小夥子竟然也決定和我一起‘暫時離開’。

次日我們就離開了。



他對狗狗還蠻有一套的。

當有狗狗因為陌生而開始對我們探索性地逞兇時,小夥子就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然後狗狗就乖乖的了。



卡巴耶宿舍頂樓的曬衣處在沒有很多修道者的時候就是一個很遼闊的開放空間,很是涼爽。但是由於很多風塵雨水的吹刮,加上偶爾好奇的鳥兒飛進來拉屎撒尿,并缺少清理,地上因為污垢的累積變得歲月斑斑。

經過倆人的商討,我們花了一個下午用水潑用掃把刷清了這塊空地的一個小角角,成就了一…

無業遊民

話說,我正處於無業狀態中。

小學中學也不過是各六年,大學更是只有三年而已。而我不知不覺地竟然在這個公司呆上了十年,一晃眼的。離開這一份孕育了我十載的第一份工作,就像小時候離開母校一樣,說不出來的離別,欲言又止的傷感。

然而更大的,是對這樣一個生活模式的告別。

什麼意思呢?我也說不上來。


反正接下來我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答案就是了。


看圖說故事 ﹣ 出城記

在一個深山村莊裡,住了很多淳樸辛勞的村人。其中,有一對姐妹花。和其他村人一樣,他們也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任勞任怨地過著天天挑水的日子。

雖說是生在村裡,可是她們畢竟知道村外是個多姿多彩的花花世界。偶爾心裡還是會有壓抑不住想要出去一探究竟、長長見識的想法。

但是她們由始至終都沒離開過村子。骨子里畢竟還是流著對這個地方的愛。這個想法也只能任由它沉寂在心底。
有一天,妹妹突然不支倒地,像是不行了的樣子。姐妹倆緊握著雙手,想在最後的這段時間好好地感受彼此的氣息。

妹妹也終於在這個時候和姐姐坦誠,說其實姐妹倆心裡默默地都知道彼此想離開村莊到外頭去闖。也不知道確切地為了什麼原因大家都沒有踏出第一步。現在妹妹不行了,希望姐姐可以幫妹妹多帶著一份力量勇敢地往外闖,不要有遺憾。

說完,妹妹就離開了人世。

於是,姐姐就馬不停蹄地離開了村子,遵照妹妹的囑咐完成倆人的心願。
一路上的奔波不在話下。可一直又一直帶著姐姐在一個又一個陌生的環境走過的,是她那份來自於村莊對生命和世界的獨特見解。

即便是在城市裡,姐姐沒有忘掉以前牽著馬兒在草地上烈日下奔走的感覺。那是一種深切的、生活在大自然母親的懷抱里的氛圍。

城市里沒有。

而這樣的情懷,和姐姐接觸的人似乎都隱隱約約地從她身影中能夠感受到那樣的光輝。
村外有很多選擇。而選擇多了,人就開始迷失在選項裡面。選擇多得我們以為會像是叢林。其實它更像是沙漠。

城市節奏快了,生活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甚至是時針在表上的行走也都趨向快餐的調調。靚麗了、先進了、高尚了,怎麼的反而快樂減少了。

有些人不明白,麻木在這樣的生活里。不開心還過得不明不白。因為被包圍在琳瑯滿目的漩渦里,大家沒來得及明白就又被沖進了更深入一層的漩渦里,無邊無際。

就在姐姐幾乎無從逃出這個漩渦的時候,有一天姐姐不知道為什麼這麼不小心地在動物園不小心掉入熊的範圍里。一隻熊突然往姐姐身上一撲,周圍的吃瓜子群眾都遮著了眼睛響起一片驚呼聲。

打開眼睛一看,原來溫馴的熊兒只是親切地向姐姐親熱親熱,讓大家深呼了一口氣。

可姐姐腦海中突然像是響起了鐘聲,突然從這個漩渦中飛身沖離,突然開竅明白了。

她看著眼前的熊兒,溫柔地摸了摸它的頭,什麼也沒說。
姐姐後來還是回到了村莊。她什麼也沒帶回來,也沒有掀起什麼村莊改革活動什麼的,什麼都沒有。

她又過著和以前一樣的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挑水播種的生活。她沒有了…